当前位置:鼻青脸肿网搞笑惹祸的游戏
惹祸的游戏
2022-05-15

莫小悠的男友姜彬是名校毕业的硕士,收入高,长相好,家境也不错。她第一次带男友回家见父母亲戚,全家都说好,只有姑父不太赞同。莫小悠私底下问姑父原因,姑父挠挠头,说:“他吃菜不顾人,拿筷子在菜里翻来翻去,只挑自己喜欢的吃。”

这算啥理由?莫小悠没把姑父的话当一回事。没多久,就迎来了小两口的婚礼。

然而婚后不到三个月,莫小悠就伤心了,为什么,因为姜彬的游戏瘾实在太大。

姜彬不花天酒地,却痴迷游戏。以前不在一起生活,根本感觉不到,如今住在同一个屋檐下,两人很快就出了问题。姜彬六点下班,常常直奔网吧,晚上十一点才回家,到家后有时还会和网友聊天。等他上床后,莫小悠早就睡着了。

莫小悠婚前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娇娇女,却愣是在婚后练出一手的好厨艺。本来信心满满地要在丈夫面前露一手,却不想自蜜月过后,姜彬竟是一次都没回家吃过晚饭。每每都是莫小悠下班后,心急火燎地赶回家,精心烹饪一桌好菜,在电话的忙音或提示关机的声音中,任由饭菜冷掉,然后自己一个人默默和着眼泪吞下冷饭。

时间一久,莫小悠试着注册了一个游戏账号,去游戏里喊人吃饭。一开始,姜彬觉得新鲜,还会很温柔地跟她语音:“媳妇儿,我吃过啦!你自己吃吧。”但次数一多,姜彬就烦了,每次都假装看不到。

矛盾的突然爆发,则是在某晚姜彬跟人组队打怪的时候。姜彬正厮杀得投入,莫小悠觉得时间差不多了,就跟姜彬联系:“你还没打完么?饭菜都凉了。”反复发了几遍,姜彬都没回。

莫小悠急了,看着慢慢凝了一层油膜的排骨,她购买了游戏中的道具“大喇叭”,在整个游戏区对姜彬喊话。

十分钟后,姜彬连了语音,冲莫小悠大吼:“你有病啊?都说了不吃不吃!我们打怪打输了,气死我了,你还全区喊话,让整个游戏区都知道,嫌不够丢人是吧?你咋不去大街上喊呢?”

莫小悠眼泪“刷”地下来了,她委屈地啜泣:“我做了排骨,可好吃了,你、你快回来吧……”

姜彬一通大吼:“你自己吃!吃成胖子得了!”这晚,莫小悠哭着入睡,姜彬一赌气,在网吧通宵了。等第二天再进游戏区,莫小悠发现,姜彬已经将她拉黑了。

小两口进入了“冷战”,姜彬在家的时间更少了。这个周末,莫小悠一个人在家,百无聊赖地上网闲逛,忽然看到一个帖子,标题是《孩子沉迷电脑游戏怎么办?我们来帮你》。点进去一看,原来是专门封他人游戏账号的网店在做广告,价格实惠,一次可封三年!

封号这事,莫小悠听姜彬说起过。一些违反游戏规则的玩家,会被系统封禁账号,在一定期限内禁止进入游戏,是相当严重的惩罚。但利用黑客技术封他人的号,莫小悠还是第一次知道。

莫小悠找到这家网店,把姜彬的游戏账号发了过去。她想过,姜彬一旦发现,一定会大发雷霆,但她决定赌一把,总比现在独守空闺好。

在坐立不安的等待中,一个多小时后,客服找她报告成果:“圆满完成任务!不过妹子,你够狠,一百多级的高级号啊!友情提示,为了你日后的安全,嘴巴严实点。”

莫小悠松了一口气,又有点忐忑,心虚的她做了一桌好菜,全是姜彬爱吃的。

这不,刚过八点,姜彬就回来了,一屁股坐沙发上生起了闷气。莫小悠假装诧异地问道:“今天怎么回来得这么早?”

姜彬大倒苦水:“别提了!不知哪个缺德的,盗了我的号,各种违规操作,号被封了!”

莫小悠试探着问:“一般盗号的,不都是偷装备吗?”

姜彬挥挥手,一副挫败样儿:“估计是游戏里的仇人,报复我!”

见他自己找好了原因,莫小悠的心顿时落回了肚子里,招呼道:“反正都回来了,快别想游戏的事儿了,赶紧洗手吃饭!”

姜彬探头一看厨房,吃惊地道:“媳妇儿,你怎么做这么多菜?”

莫小悠眼圈顿时红了,半真半假地哽咽:“我本来想,做桌好菜大吃一顿,在我吃完之前,你要还不回家,我就收拾东西回娘家……”

姜彬脸上浮现出愧色,一把搂住莫小悠,忙不迭地许诺:“是我不好……忽略你了。以后,我天天陪你吃晚饭!”

这一晚,是莫小悠婚后过得最舒心的一晚,姜彬细致地为她剔鱼刺,为她盛汤,一如恋爱时那般温柔周到。

不久后的一天晚上,姜彬讓莫小悠帮他上网挑选给公婆的衣服,忽然,姜彬笑道:“来,让我看看老婆大人平时都买了什么。”等到订单页面打开后,莫小悠忽然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题,“封号”的交易记录还挂着呢!

莫小悠想去阻止,已经晚了。姜彬死死地盯着交易日期,转过头来,冲莫小悠大吼:“原来是你找人封我的号!我说谁那么缺德!”

莫小悠手足无措地解释道:“你一直不回家吃晚饭,还整天吃泡面,人都瘦了……”

姜彬拽着莫小悠的衣领咆哮:“要你管?”姜彬一把推开莫小悠,狰狞地笑道:“你知道我这号值多少钱?光是那些极品游戏装备,就值上百万!”

莫小悠呆住了,接着怒不可遏,高声喊道:“上百万?你有钱买游戏装备,没钱付房子全款?房子首付是爸妈垫的,咱们还要还贷,你还好意思花那么多钱买装备?”

姜彬漫不经心地说道:“两个人的房子,凭什么要我一个人买?”

要知道,婚房的首付是姜彬父母出的,家具是莫小悠和父母一起买的,房贷则是莫小悠跟姜彬共同担负的。如此算下来,姜彬竟是为这个家付出最少的那个人。

莫小悠难以置信地看了这个男人一眼,收拾收拾跑回了娘家。莫小悠在家哭了个昏天黑地,她爸当场撸了袖子要去揍人,被闻讯赶来的姑父劝住了。

第二天,莫小悠平复了情绪,问姑父:“姑父,当初大家都看好我和姜彬,怎么就您反对呢?光看他吃菜,真能看出他的人品?”

姑父叹气道:“悠悠,你是不是从没算过姜彬的收支?”

莫小悠茫然地摇摇头。

姑父找了纸笔给她算,姜彬名校毕业,一毕业就进了大公司,工资起点就很高。工作一年之后,工资还会逐年递增,加上年终奖金等各项收入,等到他跟莫小悠谈婚论嫁时,以他的个人积蓄,付个四十万的房子首付并不困难。但事实上,房子的首付姜彬一分钱都没出,那他的钱去哪里了?

莫小悠愣住了,她是真的没想过这个问题。姑父又摇头道:“不止这点。他吃菜不顾人,是家教问题。这种习惯不是一朝一夕养成的,说明父母对他很溺爱,让他成为一个以自我为中心的人。你让他怎么去考虑你这个做妻子的感受?”

莫小悠仔细想想,好像还真是这样。姜彬当初追自己的时候保持绅士风度,追到手了,就一次次忽视莫小悠为他的付出。

姑父拍拍莫小悠的肩膀,说道:“你俩现在的矛盾,表面上是游戏惹出的祸,可从根子里讲,是彼此了解还不够透彻。悠悠,他不是纯粹爱玩,他是自私啊!”

莫小悠头一次认真思考,这桩看起来门当户对、美满相配的婚事,到底是不是真的合适……

(发稿编辑:陶云韫)由于微信无法分享本站内容,可将网站文章通过QQ或脸书及推特分享。

鼻青脸肿网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 QQ号:1162063247  技术:建站养米
//文章网站 //统计代码